王愈诗浅谈道德经第一章心得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和合术

道与言

老子所著的《道德经》,开篇即说: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”那么,既然道不能用语言来表达,人们是否只能对道保持沉默呢?可事实并不是这样,从老子、庄子到历代哲人,都对不可说的道做了许多阐释。

人们都知道,老子是道家学说的创始人,老子是讲道的;人们又都知道,老子认为“永恒的道是说不出来的。”

那么,《道德经》一书究竟在讲什么?是在讲“不永恒的道”,还是在讲“说不出来的道?”如果是前者,又何必去讲它?如果是后者,老子怎么又能把“说不出来的道”给说出来了呢?

这是一种钻牛角尖式的直线思维。其实,古人早就认识到“说不可说之道”是自相矛盾。因为在古人看来,“说不可说之道”是人们在认识道的过程中,必须面对的一个悖论。北宋学者苏辙就指出:“到非言说,亦不离言说。”学者章安也曾说:“道故不可以言传也,道固不可以旨喻也,求夫言迹之间,固非所以得道。然舍夫言迹,则道又不可得而形容”。

可见,对于道与言的关系,必须做辩证的理解。

一方面道不是任何具体的存在事物,因此,任何语言都只是对道的一种有限的陈述,而无法表达道的无限的意义。正如王雱所说:“虽圣人之言,常在其一曲”。这样,语言对道就有一种遮蔽的作用,即以对道的某一方面的阐述,遮蔽了道的其他方面。为了防止对道的片面理解,必须强调道不可说。

另一方面,“道非言无以致显”。领悟了道德人,如果想要表达出他所领悟的道,就必须用语言来象征性的对道进行描述。差说虽然不能完全表达道的意义,但终归对道有所指示,听了这种言说的人,也可能透过这种言说对道有所领悟。可见,问题不在于要不要去说,而在于言说道的人是否对道真有所悟;问题也不在于言说不可说的道,而在于听了这种言说的人能否得道忘言,由有跟的言说去领悟无限的道意。

一提起道,人们不免会在头脑中想象它的样子,可是人们的想象往往带有很大的局限性和主观性,而真正的道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,它是客观存在的,但又是看不见摸不着的,这正是所说的“大道无形”。人们凭主观想象臆造出来的道的样子,并不是真正的道。能说出来的真的就不是道吗?未必。道当然可以道,只是你听不懂;道亦是常道,只是你不会说。

风声雨声,鸟声水声,东家长,西家短,终日道,终日是道,怎么说道不可道?道从来没有停止诉说,只是你从来没认真听过。不会道的人,才执着于“道不可说”、“可道非常道”;会道的人,横说竖说都不离道;不会道的人,欲说则止,说而又着,所以不知所云,才用不可道敷衍自己,惑乱别人。

当然,对道的认知主要还是靠体悟,而不能指望别人来告诉自道己。《庄子.知北游》中早就指出:“”有问道而应之者,不知道也。虽问道者,亦未闻道。道无问,问无应。”

王愈诗,原名王伟,情感挽回专家,风水师、道士,自幼爱好国学、易经风水,喜欢研习道家文化,后有缘认识国际风水大师无量子道长,并拜入其门下修道,深得无量子道长真传,习得道法、法事、灵符绘画及现代新派城市风水知识,特别是在和合术和合法事方面得到真传,颇有心得,愿有情人终成眷属!

 

 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